【学习】五四时期先进分子怎样学习马克思主义?

2019年05月 05日 17:33 | 来源: 扬州理论在线

五四青年节源于中国1919年反帝爱国的"五四运动",五四爱国运动是一次彻底的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爱国运动,也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始。1939年,陕甘宁边区西北青年救国联合会规定5月4日为中国青年节。

在理论传播中确立马克思主义

五四运动促进了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为党的创立直接准备了大批的干部队伍。

在五四运动中,无论是陈独秀还是李大钊,都撰写大量文章,宣传马克思主义,宣传社会主义学说。李大钊的《法俄革命之比较观》《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主义的胜利》等文章就是在当时发表的,使得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普及,在知识界、理论界、思想界,尤其是广大青年知识分子中影响很大。陈望道翻译的第一个中文译本《共产党宣言》由上海共产主义小组组织出版,对几代中国共产党人的成长发挥了重要作用。李达翻译的《唯物史观解说》《社会问题总览》《马克思经济学说》等书在国内出版,并撰写了《什么叫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目的》等文在国内发表,传播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引导先进分子。毛泽东在他主编的《湘江评论》上,热情歌颂十月革命的胜利,认为这个胜利必将“普及于世界”,“我们应该起而仿效”。他第二次来到北京后,热心搜寻并阅读中文本的共产主义书籍和关于俄国情况的书籍,建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周恩来在天津主编《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和《觉悟》,以宣传群众,指导天津的学生运动。据不完全统计,1919年仅北京一地登记在册的社团就有281个,1920年前后,《新青年》《每周评论》《民国日报》《建设》等一批报刊纷纷发表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多达200多篇,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马克思、恩格斯著作的译文。

许多先进知识分子和民主主义者在学习传播中认识并确立马克思主义,从理论到实践上成长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参加过辛亥革命的董必武、林祖涵、吴玉章等一批先进分子,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实践,通过学习马克思主义,最终抛弃旧的主张,同样实现了思想上的转变,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在学习和传播马克思主义的过程中,李达、邓中夏、蔡和森、高君宇、恽代英、瞿秋白、赵世炎、陈潭秋、何叔衡、俞秀松、向警予、张太雷、邓恩铭、张闻天、罗亦农等一大批先进分子,先后走上无产阶级革命道路,成为马克思主义者。

在学校教育中学习马克思主义

从五四运动到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夕,一些早期的共产主义者已经在自觉地利用学校教育,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学说,进行革命活动。

在马克思主义传播过程中,出国勤工俭学的青年知识分子是一支特别的队伍。从1919年初到1920年底,全国各地赴法国勤工俭学的青年就有1600多人,还有一些人去了英国、德国和比利时。这些有志于改造中国的进步青年,直接接触到产生马克思主义的欧洲社会,在那里认真学习和探求真理。他们在学习过程中到工厂做工,亲身体验工人阶级的生活,思想感情逐渐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许多人经过反复的比较和推求,最后作出自己的抉择,走上无产阶级革命的道路,成为马克思主义者。  在学校教育上,1920年3月北京成立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创办劳动补习学校。随后,各地共产主义小组相继成立,为提高工人阶级的政治觉悟和文化水平,都举办了工人学校或夜校。如上海在沪西小沙渡开办的工人学校,湖南在长沙开办的工人夜校,广州开办的工人学校等。1920年,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创办外国语学社,招收革命青年学习俄语,学习马克思主义基本知识,培养出的学员先后有20多人派往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1921年1月1日,张太雷、邓中夏等在长辛店举办劳动补习学校、工人夜校。在广东成立“宣传员养成所”,训练宣传干部,所长陈公博,谭平山、谭植棠都上过课。这些学校和教育机构,从传授文化知识灌输爱国主义为主,发展为注意灌输马克思主义,启发工人觉悟,传播马克思主义和革命思想,培养马克思主义骨干。

在十月革命影响下,中国早期马克思主义者认识到,必须通过阶级斗争即发动和组织人民群众进行革命,才能实现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建立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劳农政权。因此,知识分子和工农相结合,开展工农骨干的教育运动,把马克思主义和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成为早期马克思主义者教育活动的主要内容,通过开办夜校和劳动补习学校,宣传马克思主义,进行革命活动,从思想上和组织上为建立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而积极作准备。

在革命实践中发展马克思主义

中国的先进分子一开始就不是把马克思主义当作单纯的学理来探讨,而是把它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加以接受的。尽管理论准备并不充分,他们一旦学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主张运用这些理论去研究和解决中国面临的实际问题,以此为指导,积极地投身到群众斗争中去,注意同工人群众结合,同中国实际结合。他们不是坐而论道的学究,而是起而践行的革命者,在传播之初就强调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科学、实践的价值,对中国革命的理论与实践有着巨大的指导作用。在传播马克思主义过程中,很多先进的知识分子到农村去、到工农群众中去,通过向工农群众补习文化、宣讲知识的方式,使马克思主义理论在工农群众中得到宣传,从而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同工农运动的结合。

李大钊十分重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具体情况下的实际运用,初步倡导了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他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时代的产物”,是革命的科学,而不是抽象的理论和不变的教条。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认真研究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及其“怎样应用于中国今日的政治经济情形”,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把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推向前进,而不应“偏于纸上空谈”,要“向实际的方面去作”,应该使大多数的人都掌握马克思主义,并运用它去指导中国革命实践。他关于中国的民主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必须依靠农民、必须建立民主联合战线、必须通过武装斗争达到革命目标等一系列论述,对于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的形成作出了最早的宝贵贡献。李大钊指出,“我们很盼望知识阶级作民众的先驱,民众作知识阶级的后盾”。尽管当时到工人中去的知识分子为数不多,但这毕竟是一个重要的开端,它预示着先进的知识分子应当遵循的新方向和应当走的新道路。在李大钊的推动下,1920年初,北京的一些革命知识分子曾到人力车工人居住区调查他们悲惨的生活状况。邓中夏等还到长辛店向工人作革命宣传,开始同工人建立联系。注意同实际结合,同群众结合,这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思想运动一开始就具有的一个特点和优势。

在马克思主义教育、指导、引领下,先进知识分子革命实践的最大成果是成立了党的早期组织从而最终建立中国共产党。上海共产党的早期组织于1920年8月间在上海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新青年》杂志编辑部成立,随后,北京、武汉、长沙、广州、济南、巴黎、东京等地相继成立早期党组织,这些党的早期组织没有统一的名称,有的地方叫共产党支部,也有叫共产党小组的,还有直接就称共产党的。在各地共产党早期组织建立之后,为成立全国性的党组织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组织基础。同时,不断高涨的革命运动迫切的要求成立一个统一的党组织来领导。于是,在这样一种客观条件具备、主观要求的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7月23日至31日召开的一大上诞生了。

总之,五四运动之后,中国早期先进知识分子在传播、学习、实践马克思主义进程中接受了教育和熏陶,马克思主义思想观点逐渐成为广大先进知识分子的心灵共鸣、思想共识、价值共求、信仰共守,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建打下了坚实的干部基础,也为党正式成立后的干部教育提供了宝贵经验和源头活水。

文章原标题为《五四时期先进分子的学习活动》,刊载于《党校(行政学院)通讯》2019年5月3日第4版

来源:学习时报、扬州理论在线编发


责任编辑:煜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