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人宁愿逛公园,不愿逛瘦西湖?大家不妨从中寻找答案

2019年12月 25日 08:03 | 来源: 扬州晚报-扬州网


瘦西湖的绿头野鸭蒋永庆摄

【编者按】

正在打造“公园城市”的扬州,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关注,昨天,上观新闻刊发了《扬州人宁愿逛公园,不愿逛瘦西湖?》的报道,聚焦扬州公园体系建设,《解放日报》今天也刊发了这篇报道。在长三角,正在大力打造公园的城市不在少数,扬州的公园建设为何会引发关注?扬州建设公园到底是为了什么?本报今天转发这篇报道,大家不妨从中寻找答案。

“多建一个公园,少建一所医院”,说的是公园与健康的关系。这也是扬州近几年的一句流行语。

去年,扬州有一组有趣的数据,2015年以来,扬州棋牌室减少30%,常年体育锻炼人口比例达38.2%,医保经费有了结余。

在长三角,正在大力打造公园的城市不在少数,比如江苏南京、浙江杭州、台州等城市。不过,扬州起步早,速度快。2015年,“让生态成为市民的永续福利”,被写入扬州市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12月1日,扬州民生领域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规——《扬州市公园条例》正式实施,这也是江苏省首部关于公园的立法。截至去年,扬州已建成体育休闲公园、社区公园等开放式公园,加上正规划建设的公园,已相当于10个瘦西湖核心景区的面积。

一种说法是,如果说园林曾是古城扬州的标志,公园则是现代扬州的标配。

人和鸟都在用脚投票

“鸟是生态的风向标。”近年因拍鸟而得名“鸟叔”的扬州人蒋永庆斩钉截铁地告诉记者。

2017年清明节早上5点半左右,他就站上瘦西湖西边的制高点——熙春台,准备拍霞光透过五亭桥中心桥孔的“大片”,没想到一瞬间,四只野鸭进入了镜头,他手上动作异常迅速,随着一秒钟12张的连拍完成,一张野鸭飞翔在旭日与五亭桥间勃勃生机的照片便诞生了。

蒋永庆透露,能够拍到这样的图,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早在2010年前后,就有野鸭来到瘦西湖,后来小野鸭开始在瘦西湖诞生,这也就意味着,“它们不走了”。

2015年,他还在瘦西湖附近发现了“一家五口”的黄鹂,之前好多年未在瘦西湖拍到过。以至瘦西湖徐园内的“听鹂馆”,不仅听不到黄鹂啼叫,也无人看到真正的黄鹂,只得长期挂着一幅黄鹂画来“充数”,而蒋永庆的照片则弥补了这一缺憾。

为何说鸟是生态的风向标?“鸟需要食物、水和领地。”蒋永庆解释,有些鸟以捕鱼为生,因此要求鱼生存的水质较好,而领地便是它们中的多数安在树上的巢,这便要求植被覆盖情况较好。

在扬州采访,不少人提到位于古运河畔的三湾公园。三湾地区原本是一片荒滩,周围遍布化工厂、养殖场等,环境脏乱。2014年,扬州将生态环境整治与运河文化挖掘展示结合,将其改造为湿地公园,如今已成为扬州南部“绿肺”。将边角、空旷地及垃圾处理厂等修复、开发,实现“变废为宝”,这正是扬州建设公园用地来源之一。除三湾公园,“花都汇”生态公园原本是垃圾填埋场,而东南片区的七里河公园则由工业地块改造而来。

熟悉扬州公园建设的老法师告诉记者,除了“变废为宝”,把黄金地段拿出来做公园,扬州也“舍得”,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是其中代表。2014年4月,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建成开放,取消了原本50元的入园门票,免费向市民和游客开放。该公园不仅保护了原有遗址,还嵌入了标准化环形健身步道、自行车道,以及各类球类场馆、儿童游乐场等体育设施。这里随即成为周边人气最旺的区域,开放当年接待市民和游客400多万人次。

市民老徐每天都从位于扬州老城北门附近的家中到这里散步,“雷打不动、风雨无阻,每次一个半小时以内,从家出发到回到家全程大约12000步。”而在该公园建成之前,他则会到扬州较早的风光带漕河沿线约1.5公里的步道走上一两个来回,“在不少扬州人看来,河边的风光带就是长条状的公园。”家住扬州城西的高辉,则每周末带着上六年级的儿子,到公园的足球场地参加训练。

记者在体育公园观察发现,不少人从下午四五点钟开始,由四面八方赶来。这里分布有不少自动贩卖机,西门外还有一个24小时自助图书馆,扬州老话“堂前无字画,不是旧人家”,公园内还有书香。

有扬州人笑言,如今扬州公园多了,反而是瘦西湖则受到了“冷落”。

化民怨为民愿的“妙笔”

“现代公园就是对扬州古典园林的传承与延续。”蒋永庆告诉记者。在扬州,有着这样想法的人不止他一个。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副教授薛平也认为,现在扬州建造公园,与历史上扬州园林有着不小的关系。

在扬州许多公园中,可以看到不少扬州园林的影子,包括意象的打造、文化内涵的凸显、绿植的搭配,乃至亭台楼阁、楹联、牌匾等扬州古典园林元素。因此,“扬州人不仅对美食讲究,对待公园也很讲究。”薛平说。

比如宋夹城体育休闲公园,还有一个名字叫“宋夹城考古遗址公园”,文化内涵不言而喻。如今雄伟的古城墙样式的大门,不仅融会古今,还与门前的护城河一道,让市民感受到“绿杨城郭”。“扬州的瘦西湖,我们的宋夹城。”据薛平观察,这是扬州城市建设中的大手笔,更是“妙笔”。不少人不惜驱车前来,只为了在这转转。

“妙笔”背后,也有从“民怨”到“民愿”的曲折走笔。2012年底,“老体育场”(即原扬州市体育中心体育场)动议拆迁。消息一出,批评声不断。一座投用了近30年的老体育场,大型活动期间拥堵不堪,还扰民,为何大家不肯它拆?走访后得知,人们担心的是那几百米跑道、草坪和空地。不久,扬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在拆除老体育场后,将北面不远处的宋夹城考古遗址公园加入体育休闲功能,对全体市民免费开放。

这一区域也是位于瘦西湖畔的黄金地块,距离扬州市中心地标——文昌阁、四望亭直线距离不过一两公里,原本打算用于商业开发。光是前期拆迁就投入10多亿元,拿来做公园还要投入近3亿元,有人算了一笔账,这1000多亩土地价值不菲,一来一去在经济上相差数十亿元。

扬州打造的公园体系中,小型的“口袋公园”必不可少。记者在扬州实地走访,就看到了颇有特色的“口袋公园”,地上是彩绘的锦鲤,很是逼真,墙上则是铝制的一块块浮雕,浮雕内容主要元素是鸟与莲。说来也巧,浮雕就是以蒋永庆的照片为蓝本的,墙上与地上组成了一幅荷塘中飞鸟和锦鲤共生的图景。

在扬州有句话:“北有瘦西湖,南有古三湾。”“三湾抵一坝”形成的三湾何以与瘦西湖相提并论?因为其饱含的运河文化,扬州是在文化基础上做公园,在三湾公园内,看到以运河上水文化为主题的“波浪起伏”的凌波桥,以及桥体以中国红为基色,将非遗扬州剪纸融入桥梁建筑的剪影桥等。

记者多次赴扬州采访,很多人都提起扬州的小巷,背后是温馨的、值得回味的熟人社会。如今,当家门口建起了一个个公共空间,也让扬州市民得以重新找回属于这个时代、属于自己的“小巷”。

生态、经济与人之间的“共生”

瘦西湖和近年修整出的历史风貌景观带唐子城护城河,是蒋永庆最近常去的两个地方,因为这里的鸟比较多。更让他高兴的是,在这里还有鸟类“新发现”。他不仅在瘦西湖发现了红尾鸫,还在唐子城护城河发现了黑尾塍鹬,这种鸟此前在扬州市区很少见。近年来,在他镜头中,就有近10种在扬州被首次记录的鸟种。

以前,扬州园林闻名天下,“瘦大个”(即瘦西湖、大明寺、个园)是其中代表,现在一座座大小各异的公园在市民家门口拔地而起,这些大、中、小交叉覆盖的公园又是更大维度内的一个“景观”,它们共同组成了扬州这座“公园城市”。

也有质疑声:“为什么还要建造那么多公园?”还有人说,建设公园是不是为了发展房地产?亚马逊等大型跨国公司总部所在地的美国西雅图,可能是扬州借鉴、努力的方向之一。两者都属于中等城市,区位优势相对弱,但都有着良好的生态环境。

现在,扬州公园城市建设也开始迎来“收获期”。今年4月18日,2019年扬州“烟花三月”国际经贸旅游节开幕式上,55个重大项目集中签约,总投资达65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这些重大项目中,直接与公园相关的科创类项目出现爆发式增长。“开门见绿的自然环境、以人为本的发展环境”,正成为不少企业落户的重要原因。

薛平认为,企业进入扬州,不应当只从产业角度看,更应该看到这其中的人。对不少人而言,选择一座城市,会考虑“这座城市能为自己带来什么”,这才是一个城市的核心吸引力。未来,是否会有人因“爱上一座公园,而爱上一座城”,这是薛平的期待,也是扬州这座城的期待。据了解,截至2018年,扬州市不仅获得全国文明城市荣誉称号三连冠,也连续三年实现人才净流入。

谈及期待,蒋永庆也有。在唐子城护城河,此前他曾拍到了罕见的一只牛背上栖息着三只牛背鹭,而一般情况下只会停留两只,这种场景至今仍让他回味,也让他对生态、经济与人之间的“共生”充满期待。【报道有删减】

(上观新闻、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煜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