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见扬州】聚焦基层治理新实践·​​广陵区汤汪乡:这样缩短“一碗汤”距离

2020年03月 23日 14:51 | 来源: 扬州理论在线

城乡社区是社会治理的主阵地,也是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广陵区汤汪乡地处城郊接合部,环境整治、信访维稳、民生服务等治理压力比较大。为此,该乡紧扣民生所需所盼开展社会治理新实践,社区治理和服务越来越有温度。

市域治理现代化的核心

在自治,而不是管理;

在服务,而不是领导。

汤汪乡党委书记刘兵说,“‘一碗汤’是很多人追求的上下代亲情距离,但与群众心连心,则要追求零距离。汤汪乡积极探索居民自治、小区‘智’治和服务共享,凝聚起一股共建共治共享的强大合力。”

自治

汤汪乡杉湾花园社区有一本厚厚的“双月对话”台账。“这本台账,是我们化解物业管理矛盾、推进社区自治的历史簿。”杉湾花园社区党总支书记、居委会主任肖文说。

翻看台账,里面详细收录了社区每两个月一次的“双月对话”全部记录。“双月对话”,是杉湾花园社区针对物业管理难题,推出的社区治理新模式。每两个月,社区党总支都会选一个半天,将物业、居民代表召集到一起,就居民比较关心的物业问题展开对话,形成“居民业主提问题-物业公司做答复-物业公司做整改-居民业主来打分”的闭环。

2019年7月,杉湾花园小区“孝心车位”诞生了,这是“双月对话”多次碰撞的成果。在一次“双月对话”中,居民谈发珍、冯宝英、郭金妹等提了一个问题:小区实施了严格的封闭管理措施,住在外面的子女来看望老人非常不方便。在多次沟通后,社区和康乐物业达成共识,将12个车位作为“孝心车位”,回来看望老人和临时走亲访友的外来人员,只需预约登记,即可免费停车5-6小时。

“从2018年10月至今,我们已成功举办了8次‘双月对话’,提出问题70条,形成项目62个,办结问题47个。其中社区物业这一层级不能办结的问题,均向上级党委、政府做了反映,并得到了妥善解决。”肖文颇为自豪地说。

物业管理,是老小区、拆迁安置小区的“老大难”,也是汤汪乡开展社区自治的重要突破口。

东昇花园社区由老集镇转化而来,居住点比较分散,9个居民点7个没有物业管理。社区以物业管理为切入点,全面推行居民自治。东盛花园小区只有62户居民,在社区居委会的帮助下,年逾六旬的刘桂英牵头组建了小区第五届自治小组,带着一名保安、一名保洁,把偌大一个小区管理得井然有序,小区环境整洁清爽,去年未发生一起治安案件。去年11月,居民老张的孙女生病,急需一笔手术费。刘桂英得知后,振臂一呼,全小区居民立即响应,奉献了爱心。东昇花园社区主任闵敏说,在居民自治的有力支撑下,社区的服务更加精细化、多元化,社区与居民共同打造了幸福家园。

“智”治

“人防+技防”,是这次疫情防控摸索出的成功经验。其实,以智能化管理系统为基础的社区“智”治,一直是汤汪乡网格化管理体系中的重要手段。

去年10月15日,网格员袁静雅在社区网格服务管理中心值班时,通过监控系统发现一名未经人脸识别尾随他人进入小区的可疑人员。她当即与小区保安取得联系,并通过监控系统跟踪观察,发现了其偷窃电瓶的犯罪行为。小区保安和社区民警及时赶到现场,将其抓获。

汤汪花园社区管辖范围大、流动人口多,小区治安存在诸多隐患。在广泛听取了居民意见后,汤汪乡党委、政府决定以汤汪花园小区为试点,启动“智能化治安防范体系”建设。新装12个高空瞭望球机、164个具有超强夜视功能的高清星光级摄像头,对小区进行全方位、立体式监控;在小区6个出入口安装人脸识别门禁和车辆管理系统。“这些人脸识别系统和摄像头犹如‘天眼’,随时巡视和守护着小区。”汤汪花园社区主任陈林说。

在这次疫情防控中,这套“天眼”系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社区网格服务管理中心,网格员利用监控大屏采集信息数据,最多同时对152户、496人进行居家隔离管控,每天24小时“注视”各楼栋,如发现有人随意外出,网格员会及时对其进行劝导。

2月下旬,家住芙蓉苑的周大爷连续3天未在系统中显示出行轨迹。担心老人出现意外,网格员田羿第一时间上门探望。“疫情期间不好随意走动,这段时间就没有出门,谢谢你们的关心。”周大爷说。“周爷爷,看到您安好我就放心了。您还差什么物资吗?我帮您去买一点。”田羿笑着说。

网格化+智能化,大幅提升了社区管理效率。汤汪乡副乡长陆震巍举例说,对于社区矫正人员,“天眼”会锁定其活动轨迹,实行跟踪监管;对于空巢独居老人,如其长期未出门,系统也会自动提醒,网格员会上门核实情况,避免意外发生。

鉴于汤汪花园小区的成功试点,今年汤汪乡将全面实施“雪亮工程”,将智能化管理模式向其它小区推广。

共享

在汤汪乡九龙花园社区,一个名叫九福的“共享小屋”颇有名气。小屋以共享为主题,为老年居民提供共享厨房、共享健康体检、共享阅览等便民服务。

公益集市,是汤汪乡推出的一项特色共享服务。

孙大爷今年70岁,疫情期间理发不方便,他想起社区有个公益集市,便试着打了个电话,志愿者很快拎着工具箱上门,为他免费理了发。“理了发,人显得精神多了。”孙大爷笑着说,“公益集市真好,真是太感谢了。”

“一年前,社区邀请我参加集市公益理发,我觉得这种服务形式很好,就加入了。”退休理发师许能志说,“能为大家服务,我很高兴。”

在这个特殊时期,公益集市分为定点服务和上门服务两部分。定点服务在新时代文明实践站为预约居民提供免费理发和缝补等服务,上门服务为预约居民提供“跑买办”和水电维修等服务。“公益集市为居民提供了便利,受到了大家的欢迎。”九龙花园社区党支部书记窦迪说。

自2019年8月以来,公益集市项目不断增加,服务不断完善,已成为九龙花园社区居民每月9日必来“打卡”的“赶集地”。疫情期间,社区充分考虑疫情防控实际,创新思路,通过线上线下提前预约的方式,继续为居民提供分流分时段的公益志愿服务。

在汤汪乡,类似“共享小屋”“公益集市”的共享服务举措,已经遍地开花,成为整合资源、聚拢服务的重要惠民项目。定时、定点的服务方式,为老百姓一次性、一条龙解决困难和问题,受到普遍欢迎。

来源:一本政经news、扬州理论在线编发


责任编辑:煜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