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年夜饭(范敬贵)

2021年02月 13日 09:00 | 来源: 扬州学习平台

过年,人们总期望能够回家团圆,全家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上一顿年夜饭。

说实话,吃年夜饭不仅是为了吃上一顿大餐,更重要的是家人们能借此机会相聚,儿女们陪着父母吃顿团圆饭。

过年,我会亲自下厨,做一大桌丰盛的年夜饭。爱人忙着搬桌椅,拿碗筷。开饭时,没有谁狼吞虎咽,一家人都彬彬有礼。孙子笑着站起来说:“祝爷爷奶奶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祝爸爸心想事成,前程似锦!祝妈妈越长越漂亮!”这时,我心里像吃了蜜一样。

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坐在一起吃年夜饭。菜肴很丰富,螃蟹、甲鱼以及“三宝”(黑桃乌、茨菇、莲藕),桌上一样不少,一年中能见到的最好的菜肴基本上都摆上了餐桌,足以让一家人大饱口福。全家人边吃年夜饭边侃家常,屋子里满是说不尽的温情。

年夜饭日渐丰盛,却习惯性地想起小时候过年。

小时候,我最期盼的就是过年,因为,只有等到过年,才能吃到平时吃不到的好东西。

那个年代,我们家兄弟姐妹多,生活相当拮据,吃了上顿没下顿。过年时,餐桌上没有七大盘八大碗。父母制鞋养活全家。进入腊月,母亲拿鞋子去和人家换些五花肉和一些小肠皮子,除夕这一天把五花肉做成肉糕,把小肠皮子做成小肠卷子。家里吃不起肉的时候,就会吃小鱼。那时小鱼7分钱一斤,一双鞋子能换5斤小鱼。母亲用鱼炖鸡蛋,或者油炸小鱼、红烧小鱼,多种烧法,还能烧出各种花样。母亲还会到食品店赊点鸡架子,鸡爪红烧,骨头煲汤,一只鸡架子也能做出几道像模像样的菜肴。

开饭时,母亲把我们弟兄几个吃的菜用小盘子分开,生怕我们抢食。年夜饭,有几道菜我们小孩子只能看不能吃,比如红烧鱼,是不能动筷子的,因为寓意“年年有余”;还有肉糕、小肠卷,是大人吃的。大年初一,父母还会给我们每人两块钱的红包。

如今,提倡移风易俗过新年,倡导文明过年新风尚,过文化年、过健康年,不燃放烟花爆竹,不烧香,采用悬挂红灯笼、张贴春联等简单而不失隆重的形式,烘托节日氛围。

(作者单位:江苏省扬州市宝应县作家协会)


责任编辑:煜婕